二人因参与“优米米淘汤为丽”各遭罚款十万元,现行奖金制度有何调整?

 

为配合相关部门打击传销活动,现长期大量收集河南洛阳、河北秦皇岛、湖南长沙三地传销组织的信息,如有投诉、举报、掌握信息者可联系反传销365网。

反传销365网讯:在上篇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了优米米淘和灵椿集团的合作背景,汤为丽这款产品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在本篇报道中,我们将着重关注的是汤为丽的模式该如何看待。

 

2021年6月下旬,浙江政务服务网公示了“王小平其他传销行为案”(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号:杭富市监罚处〔2021〕027号)、“邵素华其他传销行为案”(行政处罚决定书文号:杭富市监罚处〔2021〕026号),这两场处罚事件一度将优米米淘和汤为丽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涉传案发,各罚十万

 

 

据有关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主要违法事实如下:经查明,“XXXX”系由XXXX有限公司开发运营的一个项目,该项目通过下载APP,新会员需填写老会员的邀请码才能完成会员注册,再通过APP内的选项再次填写老会员的邀请码才能注册成为“XXXX”的会员进入会员帐户,会员通过购买不同数额的产品成为不同等级的会员,老会员通过推荐不同等级的会员获得不同的推荐奖励,并根据其团队的总体业绩进行不同的奖励。其会员分为零售、VIP、经销商、总经销、事业部五个层级,奖励分为:一、推荐奖励,二、销售业绩奖励。

 

据调查,邵素华自2020年12月份开始推广,已达到事业部,其下线会员层级达到三层以上,据查实邵素华下线会员4人。王小平自2020年3月份开始推广,已达到事业部,其下线会员层级达到三层共8人。另查明,目前因“XXXX”项目系统尚在初始阶段,奖金发放较为混乱,且销售业绩奖励尚未实际发放,故当事人的非法经营额和违法所得无法计算。

 

杭州市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当事人王小平、邵素华在富阳等地通过组织分享会、产品体验等形式向他人推广涉案项目,邀请并成功发展多名会员,其行为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三)项的规定,属于介绍他人参加传销的行为。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有本条例第七条规定的行为,介绍、诱骗、胁迫他人参加传销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非法财物,没收违法所得,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责令当事人停止介绍他人参加传销的违法行为,经研究决定对当事人分别处罚款10万元。

 

虽然在上述处罚决定书中,公司名称和项目名称都被“XXXX”所替代,不过通过之前的一些媒体报道来看,“XXXX”所对应的就是优米米淘,而这个所谓的“尚在初始阶段,奖金发放较为混乱,且销售业绩奖励尚未实际发放”项目系统正是“汤为丽·御膳汤”。

 

值得一提的是,在微信视频号中,就有一位名为“邵素华”的网友,此人的所在地正在浙江杭州,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她在其所发布的视频中,还在宣传“汤为丽”的功效。

 

在另外一位网友发布的视频号中,我们也看到了“汤为丽·优秀精英——王小平”这几个字。此人的经历被描述为“王老师加入汤为丽平台一个月时间,连升三级,补货金额超30万,从品鉴到认可,到收获健康财富,仅仅一个月”。

 

在视频号平台中,也果不其然地有一位昵称为“王小平321”的人,此人所在地虽被写成是浙江绍兴,不过根据她所发布的视频的定位来看,此人的实际所在地应为浙江杭州。这位网友也正在通过发布视频的方式宣传汤为丽,而且还积极参加浙江地区的会议,视频中的“迪晋老师”就是优米米淘(深圳)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王迪晋。她的身份是汤为丽心灵学院的训练师。

 

不过看起来,身在浙江杭州又在从事汤为丽项目的“王小平”似乎不止一个,通过视频号进行推广的“莎碧昵”也自称是王小平。

 

不过话说回来,杭州市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出的两张10万元的罚单并没能浇灭汤为丽推广人员的热情。在上述处罚事件发生不到一个月之后的7月中下旬,汤为丽御膳汤大咖速成营——浙江富阳站活动就已正式开启,与会者近200名。

 

 

 

揭底模式,名称转换

 

 

既然说到模式问题,接下来,我们就来关注一下汤为丽现行的模式。在灵椿味道时期,当时的官方是否认有关产品是以直销模式运作的。

 

在汤为丽时期,据推广人员阿秀(化名)提供的资料介绍,参与者的级别代称也与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所公示的称谓完全相同,不过目前级别名称已经发生了改变,比如经销商变成了创客,总经销变成了白金,事业部变成了钻石。

 

版本一:

 

版本二:

 

至于优米级别、加油卡代理如何成为汤为丽的代理商,据官方资料介绍:所有级别都可平移成为汤为丽代理,仅需购买4盒即可激活平移为汤为丽代理。

 

对于上述制度,本平台联系到了行业专家对其进行了解读:总体来看,这个主打囤货的制度略显老套。报单建分户云仓还好些,要是直接发货到家就有问题了,代理商需要承担二次物流费用。而且这个制度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其奖项名称明显与拉人头有关(即图中的“推荐经销商”、“推荐优米合伙人”、“推荐事业部”),为什么不使用零售的概念?奖金额非要写成金额吗?写成零售奖金比例不行吗?

 

这位业内人士还指出:个别的制度设计者连一点合规风控概念都没有,把奖金写得赤裸裸。现在行业内的大部分高管和模式设计者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照猫画虎的假“李逵”太多。浮躁的人心,让“大忽悠”们有机可乘。

 

 

 

没有风险?违法广告

 

 

文章的最后,我们再来关注一下优米米淘的宣传问题。在优米米淘网站(www.ymgmh01.com)的宣传下,“0风险”这个关键词可谓是呼之欲出。

 

无独有偶,“零风险”这三个字在其官网封面图中也显得尤为刺眼。

 

近年来,随着违法广告的数量日益增多,国家对于违法广告的监督管理也愈发严格,如果在广告中含有保证零风险的表达,这类广告就需要额外警惕。在《四川法制报》的报道《投资“零风险”?执法部门查处虚假宣传》中,有执法人员指出:“普通群众在投资时,一定要保持理性,投资必然有风险,凡是夸大宣传说没有风险的,肯定是有假。”

 

对此,我国《广告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或者服务广告,应当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以及风险责任承担有合理提示或者警示,并不得含有下列内容:(一)对未来效果、收益或者与其相关的情况作出保证性承诺,明示或者暗示保本、无风险或者保收益等,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由此看来,上述广告或将违反《广告法》相关条例。

 

说到宣传问题,此前的灵椿味道还以“中国第一药膳养生品牌”自诩,显然,这样的宣传违反了我国《广告法》关于禁止使用绝对化用语的规定。商品或服务优劣均为相对的,具有地域和时间阶段的局限,在广告中使用最高级、绝佳等语言,违背了事物不断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容易误导消费者;也会造成商家之间的不正当竞争。《广告法》所禁止的绝对化用语并不限于所列举“国家级”、“最高级”、“最佳”这三个用语,与此类似的“最高级”、“最佳”含义相同或近似的最高级形容词“最”字用语都属于绝对化用语。

 

虽然使用绝对化的宣传用语将会面临上述法律风险,但并不意味着绝对化宣传用语完全被法律禁止使用,也就是说,广告主如果可以在使用绝对化广告用语时,能够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绝对化用语在限定的时间和范围内符合商品或者服务的真实情况,确保广告中的绝对化用语不属于《广告法》第九条第(三)项情形,否则就是违规宣传。

 

 

 

后  记

 

 

近年来,社交电商行业愈发红火,不过随之而来的项目风险也是与日俱增。2020年,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国内首份《中国社交电商合规研究报告》。据该《报告》显示,如今社交电商存在“十一项合规风险”,分别为“涉传”风险、税务风险、平台商品合规、奖励机制、隐私数据泄露、网络支付、云销分享、广告推送、附加功能风险合规、用户身份多重性风险合规、竞业禁止。至于社交电商为何频踩传销红线这个问题,北京工商大学教授吕来明曾在新闻报道中表示:网络传销基本的核心要素就是,以发展成员为它的基本模式,这恰恰和社交电商等新业态有相似之处。但不是说不可以发展会员,而是在发展会员的方式以及计酬方面上不能违反《禁止传销条例》的规定。

 

至于优米米淘在今后会如何发展?“帮助10000个创客实现财务自由;孵化10000个品牌,每个运营中心业绩破千万;积累1000万VIP会员,辐射1亿普通会员”的愿景能否照进现实?对此,微商电商调研将继续保持关注。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