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2亿的万人传销

 

 

反传销365网讯:在张俊贤正式接管平台运营权后不久,随着大量资金的涌入,他便对“仅一味地发展会员,却从未向会员履行‘众筹’的资金投向新能源项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通过在境外租赁服务器,在互联网上搭建联盟俱乐部平台,以虚构的“一揽子”好项目为诱饵,借当下较热的生态环保项目对外筹集资金,成立传销组织,依托两个网址,共注册账号2900余个,涉案金额高达两个亿,受害人遍布江苏、江西、云南、广东、河南等数十个省份近万人。

  2019年12月27日,经江苏省盱眙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判处被告人张俊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另外,2020年1月6日,同案犯罪嫌疑人高艳玲、李伟、王欣等7人已由盱眙检察院起诉到法院,目前法院尚未作出一审判决。

  带着光芒“空降”

  巨大的横幅,百米红地毯,鲜花拥簇,2017年3月,一场声势浩大的高科技产品推介会在江苏省盱眙县影剧院举行,数十家冠有中字头、国字头的所谓协会、研究会纷纷出席,为这场盛大的推介会“站台”,而策划此次会议的组织者是53岁的吉林人高艳玲和其在盱眙的合伙人李伟。

  说起高艳玲,其身边的人大多数都会对她投以羡慕的眼光。豪爽的性格、出色的口才、良好的交际能力,让高艳玲具备了出色的营销者的潜质。2016年初,靠长期跑市场练就一副“好口才”的高艳玲将目光投向当下较为火爆的新能源市场,并依托某“山寨国字号”协会发布相关项目,靠着“虚拟”出的环保项目和“高额的回报率”宣传,高艳玲迅速成为各色人物拉拢谈合作的对象,而同出席此次“盛会”的盱眙人李伟则是她众多合伙人中的一个。

  “这是一款只针对国外销售的使用树叶、树枝、秸秆等天然物品提取的特效环保高科技无毒无公害农药‘木须液’,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会议上,高艳玲热情卖力地向现场近千人大肆吹捧,并声称参与者只需缴纳5000元便可加入该再生能源综合利用工程项目,成为股东分红。与此同时,该次“盛会”同步在各省份营销群中进行视频直播,为该项目造势。

  在活动现场,一名“80后”年轻人张俊贤,作为分公司的高层受到了参会者的高度关注,张俊贤不仅是盱眙分公司的合伙人,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总公司负责人高艳玲的儿子。短短数月,从开始接手到全面掌管分公司,头顶着这样的“光环”,张俊贤很快成为该传销组织的核心领导。

  2016年12月,因分公司管理层出现问题,学习市场营销专业的张俊贤在其母亲高艳玲的劝说下“空降”盱眙协助李伟管理公司。李伟原是当地的一个小老板,经营的建材生意虽然不大,但由于其善于经营,在生意场上也屡有建树。2015年7月,李伟将目光投向国内资金盘投资,开始接触各类资金盘,有赚有亏,“羊毛出在羊身上”,在屡屡受挫后,李伟发现,只要入行资金盘早,便会有巨大的利益。

  2016年9月,李伟在了解到以做资金盘“屡有斩获”的高艳玲正在经营冠以“国字号”名头的联盟俱乐部平台项目后,第一时间赶赴北京,在听取了高艳玲拟定、介绍的会员制度和奖金制度后,李伟按照加盟流程“顺利”通过审核,并拿下盱眙地区项目经营权。

  2016年11月,在李伟等人的筹备下分公司正式成立,开业后由于李伟不懂得营销,公司的实际运营由合伙人兼平台维护人员王欣控制。分公司成立后,诱人的奖金制度、较为完善的激励机制、系统的后台提现服务等,在高艳玲的遥控指挥下,李伟迅速将这些业务开展得有声有色,不明真相的受害人纷纷在该平台注册成为会员,一时间分公司业绩迅速激增。

  随着“业务”的开展,李伟发现负责前期平台运营的王欣时常利用手中的权限擅自转出平台资金,这引起了高艳玲、李伟的极大不满。他们便想将王欣踢出局,重新物色一个合适人选被提上了日程。

  “嘴甜、腿勤、豪爽”,这是接触张俊贤的人对他的第一个直观印象,从带着使命“空降”盱眙,到跟随王欣学习平台各个模块的功能,凭借着一股聪明劲儿,张俊贤很快与同龄段的王欣打成一片。从偶尔的小恩小惠到动之以情的说辞,王欣在高艳玲、李伟的联合“施压”下,被迫退步,交出了平台运营权,张俊贤“圆满”地完成了母亲交办给他的任务。

  “我这次到分公司,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公司步入更好的发展轨道……”,在一次分公司高管会议上,张俊贤信心满满地说道。

  规避风险的“行家里手”

  科班出身的张俊贤全面接手管控资金的后台后,很快发现其中存在的弊端,重新做出新的平台运营系统成为当务之急。在高艳玲、李伟的陪同下,张俊贤通过王欣联系到原平台源代码开发者查某,在给予查某相关费用后,原平台得以升级。“虽然以前的平台也可以用,但在安全性、功能性、顾客体验等方面离预期仍有很大的差距,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越来越多会员的注册加入,后台极其容易发生网络崩溃。”在面对检察官讯问时,张俊贤道出了不遗余力升级完善后台的原因。

  此外,为更好适应“市场”发展,张俊贤在原平台基础上进行了升级,并正式开辟第二个平台网址。

  “平台下的会员都是为了通过投资获取更多的回报,每个注册会员注册成功后,都会面临着提现,如何进行划拨、划拨时间如何分配、资金从什么卡中转出都需要按照一定的方法进行”,面对大额的资金交易量,张俊贤为了最大程度规避资金被监管的风险,也是绞尽了脑汁。

  “初次了解到该平台是参加当时举行的项目招商会,很多‘国字号’名头的企业都应邀前来参加,其所包装的环保项目也很吸引眼球,在登录平台网站后,觉得很正规,页面的设计也很精美。”被骗群众王友志在向公安机关报案时说道。原来,为让投资者相信该平台的真实性,张俊贤除依托招商会这个“门脸”吸引投资者外,还苦练“内功”,在改善平台体验度上下功夫,一时间,平台注册会员数量大幅上升。据警方调查,仅在盱眙区域后台登记的会员便达到4000余人。

  通过互联网,不仅盱眙本地人,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人员将他们的资金投向了该平台。伴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流入的资金越来越多,会员数量激增,如何调配资金,保证项目的持续进行,防止大额的资金流向被有关部门监测,张俊贤在下了一番大功夫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划拨资金的方法。为更好调控资金,从关注手机银行进账、给服务中心报单,再到审核后台提现,张俊贤手中掌控着100余张银行卡。

  据张俊贤交代,其运营的平台具体情况为,每个会员缴纳5000元会费后,便可以在网站注册一个账号,以这个账号作为发展下线及带领团队的识别码,享受各种等级不一的层级奖,并由此产生相应的积分,根据账户上的积分便可在平台提现。

  为谋暴利越陷越深

  “我明知这个项目是传销,为什么还继续干下去?就是为了赚钱,虽然有些担心,但同时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自己有可能会逃避法律的打击,哪知道现在自己身陷囹圄,真的很后悔。”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张俊贤懊悔地说道。

  原来,在张俊贤正式接管平台运营权后不久,随着大量资金的涌入,他便对正在做的项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为何仅一味地发展会员,却从未向会员履行许诺的投资项目?且要求将大量资金转移到私人账户,少量资金用于支付投资人“分红”?项目做得越大,这种怀疑也愈加强烈。面对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日进斗金的项目平台,张俊贤极力安慰自己,并给自己强烈的内心暗示,这是正规的平台项目,这是会让众多投资人受益的项目。

  为寻找到足够支撑其想法和安慰的理由,张俊贤不仅多次通过上网查询有关传销的基本特征,还以匿名的形式在线咨询过相关律师,为的就是希望如此日赚斗金的项目不是一个谎言,不是一个骗局,更不是违法犯罪。然而,让他大失所望的是,“发展层级、入会、高额回报”,这些刺眼的字眼不断在张俊贤的脑海中浮现,其所有正在做的、正在进行的事情都基本吻合传销的特征,这让他一时间心灰意冷了。

  2017年6月的一天,张俊贤在家中就其所担心的问题,向其母亲进行了倾诉,面对儿子内心的不安,高艳玲并没有正面回答其儿子提出的问题,含含糊糊地将话题带过。据张俊贤后来回忆,虽然那次聊天两人均心知肚明,但也都没把话说破,这也为后来的彻底“崩盘”埋下了一颗雷。

  在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后,面对源源不断涌进的资金,张俊贤最终选择了继续其疯狂的“掘金”路。

  资金链断裂致事发

  随着分公司的项目越做越大,“盘子”上的资金越来越多。分公司依托“线上”平台和“线下”推介会,不断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会员注册,分公司在整个项目中的地位也愈加明显。在一次分公司的股东会上,作为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李伟提出要将分公司财务公开。原来,早在分公司成立之初,李伟便已陆续投入了数十万元用于办公场所的装修、人员开支、平台维护,眼见分公司越做越大,尤其在张俊贤全面接手后,公司的资金流出流入,只能由张俊贤单独掌控,对利益分配早有不满的李伟提出要公开财务。

  按照李伟等人提出的公开分公司财务的要求,意味着张俊贤将交出平台的管理权,“其实我自己心里很清楚,这样的平台手法就是传销,只有处在‘塔尖’上的人才会赚到钱,而且赚钱的周期要提到最快,这原本就是一场‘局’,其他进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受害者。”张俊贤深知,一旦后台管理权易主,其和母亲偷偷转移出去的账目将直接“暴露”,势必导致资金链断裂,平台崩溃。

  “需要处理近期的‘报单’业务、平台服务器升级、后台集中提现”,在张俊贤一次次以上述各种缘由推托后,李伟终于失去了耐心。

  2017年5月,在与李伟多次谈判后,由于提出的补偿金额未能达到李伟预期,张俊贤与其母亲商量,决定以成立新分公司取代目前现有旧公司,留下一“空壳”公司给李伟。由于大部分市场开发掌控在高艳玲手中,成立新的分公司,意味着发展的相关层级将直接挂在新的市场。听到这个消息的李伟再次在公司与张俊贤吵得不可开交,这也加速了张俊贤迅速撤离的决心。

  伴随着张俊贤等人在山东等地开辟新的市场,原分公司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从分公司离开而懊悔的张俊贤,再一次被平台的市场“潜力”折服。络绎不绝的投资者前来投资,每天大量的资金流入平台,张俊贤很快打消了顾虑。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高艳玲、张俊贤等人与李伟闹翻,张俊贤将盱眙的平台关闭后,导致盱眙“投资人”在网上提不了分红款。与此同时,以“拉新客户入会还老会员分红”的策略伴随着张俊贤等人大范围的转移资金面临“崩盘”。一边是投资者被高额回报迷惑,导致血汗钱被骗;一边是位于“塔尖”的张俊贤攫取暴利,疯狂购置豪车与房产,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在项目即将彻底“崩盘”前,为了让自己所谓的辛苦付出不付之东流,为了不使其参与传销的行为牵连到老婆孩子,张俊贤决定以“虚假离婚”的方式,尽可能地“保护”其妻儿。2017年3月,张俊贤以“离婚买房”的名义,和其妻子离了婚。“自从知道自己在做违法犯罪的事开始,我就想到给妻儿留‘后路’,毕竟我知道终有一天会面临东窗事发”,面对承办检察官的讯问,张俊贤供述道。为了能够迅速转移资金,将平台上的钱变现为其个人财产,张俊贤还想尽办法规避取现风险。由于银行卡是母亲借用朋友的名义办理的,去柜台大量提取现金,必须得本人持身份证办理,张俊贤多次让其表弟去银行ATM机上提取赃款,每日取2万元,一共取了82万元,藏匿于家中衣柜、床下、储物格等处。同时,他开始用赃款以妻子的名义一次性购买两台沃尔沃轿车,还在吉林购买房产。

  “本以为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给妻儿留下一点活路,没有想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到案后,当张俊贤提及其两个尚处幼年的孩子时,不禁泪流满面。

  2017年11月,多名群众集中来到盱眙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称他们投资了一个高科技环保项目,现在该公司突然人去楼空,损失了数千甚至上万元,自此,以高额回报做诱饵的平台项目被揭开。

  2018年5月,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盱眙警方抽调精干警力,远赴吉林成功将张俊贤抓捕归案。

  经查,2016年11月,高艳玲、李伟等人在盱眙成立了“信科环保联盟俱乐部”传销组织,高艳玲的儿子张俊贤负责公司财务。公司自成立以来,打着“全国中小型企业诚信联盟”的幌子,以江苏信鼎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生态环保项目为理财项目对外筹集资金,宣传只需消费5500元购买同等值产品即可注册成为该俱乐部会员,并获得推广经营资格,获利丰厚,以此引诱他人参加。其实质是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方式进行非法传销。截至案发,该组织在江苏、山东等多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发展会员2万余名,涉案金额2亿元,违法所得5000余万元。

  2018年6月29日,本案移送盱眙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审查起诉期间,盱眙县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对案件证据材料进行了详细梳理,并从案件事实、证据、定性及最后犯罪数额的认定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审查。

  2019年3月29日,本案在盱眙县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辩论环节,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提出,张俊贤并未全面负责公司事务,不应当认定张俊贤为首要分子。

  公诉人答辩:“张俊贤为诈骗招募相关人员,且人员组成固定,分工明确,内部管理较为严密,张俊贤虽没有直接实施诈骗行为,但其起到的恰恰是能够使组织规模日益壮大、诈骗模式日益严密、规章制度日益完善的组织、领导、策划作用,且张俊贤为诈骗行为提供人事管理、收款和发放工资,从所有业务员的诈骗所得中获取提成,张俊贤应依法认定为传销组织的首要分子。”

  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环节,检察官当庭出示的证据、发表的公诉意见及答辩意见均被法庭采纳。

  最终,法院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判处被告人张俊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本文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